« 山本作兵衛『画文集 炭鉱(ヤマ)に生きる──地の底の人生記録』 | トップページ | 【映画】「スプリング・フィーバー」 »

2011年11月19日 (土)

アーサー・ウェイリーのこと(中文)

   一般的日本人看不懂古文,仔细地欣赏《源氏物语》的日本人不太多。不过《源氏物语》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出现的长篇叙事小说,很受世界读者的欢迎。这部古典作品负有盛名的原因与其在故事本身的魅力,不如在英译本的巧妙笔致。

  在大英博物馆工作的东洋学家亚瑟·伟雷(Arthur Waley)从1925年到1933年把《源氏物语》翻译成了英文,这部英译本被翻译成了别的外文。伟雷中文也不错,他把很多中国诗和古典作品翻译成了英文,出版了李白、白居易、袁枚的传记。听说伟雷翻译的中国诗影响了英文诗的新型式。

  伟雷当时交往的文人之一、女性作家维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对《源氏物语》特别感兴趣。很多的中世故事只有简单的情节,没有微妙的心理描写。不过《源氏物语》描写登场人物的感情动摇的样子被伟雷翻译成了复杂和丰富的心情表现,那种形式好像是现代的。伟雷正在翻译《源氏物语》的时候,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的《追忆逝水年华》也出现了。当时有的评论家把伟雷的《源氏物语》当做了跟普鲁斯特和维吉尼亚·伍尔芙一样的心理分析小说。

  第一次把《源氏物语》翻译成英文的不是伟雷,而是去英国留学的日本人末松谦澄(他后来成了很有名的政治家)。他1882年在伦敦出版了《源氏物语》的英译本。但是维多利亚时代(Victorian era)的英国人对男女交往非常严格。听说末松怕伤害英国人那样的道德感情,改变了《源氏物语》谈恋爱的场景,所以他的英译本就索然寡味了。研究日本的先驱者巴兹尔·霍尔·钱伯林(Basil Hall Chamberlain,是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第一次把《古事记》翻译成英文的学家)、埃內斯特·薩托(Ernest Satow,是在明治维新活跃的英国外交官)都说《源氏物语》没意思,只对研究古语有价值。

  伟雷的英译本改变了人们对《源氏物语》的评价。他的翻译给古典作品注入了生动的活力。日本作家正宗白鸟说“我以前看《源氏物语》的时候觉得没有意思,但是看到伟雷的英译本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伟雷的英译本出现也刺激了日本作家,比如说,使谷崎润一郎把《源氏物语》翻译成了现代日语。美国很有名的日本学家唐纳德·基恩(Donald Keene)、愛德華·山第斯笛卡(Edward Seidensticker)都看到伟雷的《源氏物语》就决定研究日本。最近伟雷的英译本被翻译成了日语。 

  伟雷原来没有来过日本和中国,而且当时在欧美没有人很深地研究日本和中国的文化,他的英译本有一些错译也是不得已。后来山第斯笛卡把《源氏物语》确切地翻译成英文,这部英译本也很受欢迎。山第斯笛卡还把川端康成的作品翻译成了英文,他巧妙的英译本使川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伟雷的翻译不只显示其学术水平很高,并且翻译水平也很高。翻译不仅是替换言辞。译者领会原书作者的意图,用其他语言把那个意图传给读者。言语不同,表现的方法也不同。又要保持原作者的意图,又要在别的外文摸索出新意,伟雷成就了这一伟业。

|

« 山本作兵衛『画文集 炭鉱(ヤマ)に生きる──地の底の人生記録』 | トップページ | 【映画】「スプリング・フィーバー」 »

人物」カテゴリの記事

読書」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コメントは記事投稿者が公開するまで表示され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p.cocolog-nifty.com/t/trackback/197828/5328540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アーサー・ウェイリーのこと(中文):

« 山本作兵衛『画文集 炭鉱(ヤマ)に生きる──地の底の人生記録』 | トップページ | 【映画】「スプリング・フィーバー」 »